图片 1

当小说编辑20多年,一直也是个中介,一个联系读者与作者的所谓中介。

罗马将全额负担姆希塔良的18万镑周薪,还将支付一小笔租借费,没有强制买断选项。至于穆斯塔菲的转会,毫无动静。

这些年来,小说的同质化现象很明显,很多来稿,如果盖去了作者的署名,它们的语言、叙事、内容是一样的味道。在我的记忆里,上世纪80年代的写作,更在乎表现种种实验,而现今的写作已不大在乎了。我对作者说:你们的打扮很不一样,文字却很一样,如果喜欢写作,穿衣服是次要的,文字特征很重要。也就是说,稿件的个性识别度很差,我打过一个比方:我们如果是画家,发现自己跟别人画得一模一样,肯定是吓坏了。

声明:本文由入驻作者编辑撰写,除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平台立场,如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和其它问题,请与我们取得联系,我们会即时修改或删除。

有时我会问作者,小说已经退守到故事完整性的地步,是不是影视介入的原因?我们都知道,好小说和好剧本完全是两码事,这也是很多好小说拍不出好电影的原因。有时也提到一些具体内容,比如文学对语言造成影响的概念,比如文学开拓了语言、大民族语言的小民族化、作家必须创造自己的语言、迫使语言脱离它的轨道、生成过程中的句法、让句法超越极限、语词的音乐感、风格是作家排除与读者之间种种壁垒的一种能力、最高成就是与读者发生密切的联系这些都是批评家曾经提到的,我这样讲来讲去,为的是与作者进行沟通。

一直沟通,一直怀疑这种沟通,如今的作者,还会在乎这些内容吗?还需要这样来要求文学吗?读者会以这样的角度阅读文学吗?批评家是否还注意这类问题?即使作者还有兴趣,批评家有没有兴趣?读者有没有兴趣?我这个角色,是否还合适?这些要求,是否早就过期了?我这种读者与作者的中介,是不是笑话?我的背后,真的拥有很多读者吗?他们接受我这样的代表吗?我能代表如今的读者吗?

当下小说有没有问题?炒冷饭问题、通俗化问题、类型化问题、走新闻路线的问题、翻译腔问题、文艺腔问题问题好像很多,好像也毫无问题,我一直在考虑,我们现在,是否还需要文学编辑这种中介,我能以怎样的文学标准来说话?能够代表什么?代表作者,还是代表读者发言?

读者的变化是什么?他们的现状,他们的阅读脉搏是什么?编辑怎么来判断一个稿子,坚持所谓的立场,了解作者与读者的需要?我很感佩我的同行出版社的文学编辑,在作者面前,他们同样代表了读者,把守一种立场,或者放弃一些立场,同时,也代表读者,判定是否可以出版,选哪几部出版。评估一个作品受欢迎的具体程度,评估它是否可以让读者喜欢。与杂志编辑比较,他们显然有更大的决策风险。我的问题是,如果他们判断准确,他们所代表的写作,代表的阅读,是否真就是文学的标准?

回到题目本身,这些问题,是否是中介的问题,也就是评论的问题?目前的大多数书评还没有获得有效的中介手段,取得更多的作者与读者的沟通,没有可信奉的权威书评,评论界常在一个固有的氛围中,在稳定的思维里徘徊。小说有同质化现状,批评也有这样的现状。面对出版、面对读者与作者,并没有出现一种合理的应对,一种细致的研究与兴趣,一种举重若轻的、足可以沟通的、积极的中介意识,对于当下读者的脉搏,没多少感觉。按照一般的想象,他们应该处于更高的位置,担当一种识别与促进的职能,对于编辑、读者、作者,给出可以借鉴的价值观,引导写作、阅读的中介力量,形成一种桥梁的作用。

因此,建立专业的、独立的书评中介,建立一座读者与作者之间真正的桥梁,按目前的态势,还有一段摸索的路要走。